|
 

脫骹的華爾茲 / Dear Jane

派台日期: 2022-04-12  
唱片公司:華納唱片
作曲:Howie@Dear Jane
填詞:黃偉文
編曲:Dear Jane / 黃兆銘
監製:Howie@Dear Jane / 關禮琛 / Tim@Dear Jane

謝謝你的支持
簡介

壞透的時代裡,
新憂舊患正在吞噬人的身心,
我們都七勞八傷、精疲力盡地活着。

假如某天
舞蹈因你重傷而不能逍遙,
搖滾因你老去而不能熱血,
城市因你絕望而不能浪漫,
請你喘着氣也好、忍着痛也好,
眉頭見血也好、肉身燒毀也好,
只要宏願未了,
別放棄繼續發燒。

繼《人類不宜飛行》及《聖馬力諾之心》後,Dear Jane與黃偉文再度合作,創作出新作《脫骹的華爾茲》。華爾茲是其中一種為人所知的舞種,主要由擺盪及轉身的動作組成,輕盈、優雅,而富力量。黃偉文藉着描寫這種舞蹈的特性,加上獨有的創意巧思,道出一種「在難關之下活下去」的精神,令這項專門的藝術也能與普羅大眾連結,讓聽眾獲得鼓勵、悟到道理。黃偉文說,《人類不宜飛行》、《聖馬力諾之心》及《脫骹的華爾茲》這三首六字歌名的樂章組合起來,可以算是一個系列、一個關於「拼命追夢」的「三部曲」。

除了填詞方面,這首歌的作曲部份由團員Howie負責,編曲由黃兆銘及整隊Dear Jane主理,而監製則是關禮琛、團員Howie及Tim。雖然這首歌並非三拍子,也不是圓舞曲的音樂,但音符的結構上有一種三拍子的節奏,所以也容易另人聯想到華爾茲的音樂,此外它亦予人感覺「斷斷續續」,能與「甩骹」呼應,故此造就了這次的借題發揮。

「三拍子三拍子的跳
叉過腰穿過高低潮
壞透的時代裡或看到很多凶兆」

負着重傷舞蹈,拼上生命搖滾。

歌詞

一跳 膝蓋的關節走位了
甩骹的肩膊多逍遙
無人能從沒有創傷
唯求負傷翩翩起跳
三拍子三拍子的跳
叉過腰穿過高低潮
壞透的時代裡或看到很多凶兆

不管幾多已變成真
別為舊患而不敢跳
留下與華爾茲 單挑

還是你忙著算瘡疤
忘掉了尋夢的需要
喉嚨在如常地呼吸
心裡已經死了
不想最後手腳冰凍宏願未了
就繼續發燒
來追星 捱通宵
如風骨 尚挺起別太早彎腰
舊舞曲重頭一起跳
大半生就盼這一朝
硬地板敲穿了
全身的膠布繃帶
無法讓信心動搖
如這曲必須跳

傷了 手與足經絡都傷了
當舞者一聽到歌謠
又躍起無視那亂拍子荒腔走調

執緊宗旨跳到劇終
用盡力量迴光返照
仍在與圓舞曲 單挑

還是你忙著算瘡疤
忘掉了尋夢的需要
喉嚨在如常地呼吸
心裡已經死了
不想最後手腳冰凍宏願未了
就繼續發燒
來追星 捱通宵
如風骨 尚挺起別太早彎腰
舊舞曲重頭一起跳
大半生就盼這一朝
硬地板敲穿了
全身的膠布繃帶
無法讓信心動搖
如這曲必須跳

我共宇宙說好了
有場舞還未發表
必須公告世間
我未有垮掉
困難每人也不少
有人更難越更想跳
跳出 極燦爛一秒

還是你忙著算瘡疤
忘掉了尋夢的需要
喉嚨在如常地呼吸
心裡已經死了
不想最後手腳冰凍宏願未了
就繼續發燒
來追星 捱通宵
如風骨 尚挺起別太早彎腰
舊舞曲重頭一起跳
就算好事太多舛
並沒吉星拱照
由傷者找到傷者
仍會為對方治療
泥沼中 相關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