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鳥俠 / 布志綸

派台日期: 2022-05-05  
唱片公司:Sony Music
作曲:布志綸
填詞:梁栢堅
編曲:Ariel Lai@emp
監製:舒文 / Ariel Lai@emp

謝謝你的支持
簡介

〈飛鳥俠〉 這首歌,大概有一點經歷的人,會有點點共鳴。

歌曲的Demo在2年前已寫起,當時的名字叫做〈Before〉。說起從前,或者要與現在作對比,我很想寫有關從前與現在之間的分別。相信一講起我… Alan Po這個人,大家定會想到我從Mr.到現在作為Solo Artiste,已有4、5年了,當中經歷過高低起跌,在〈飛鳥俠〉裡就會聽得到我的心聲。

為何會叫〈飛鳥俠〉呢?當初我還未想到要找誰來填詞,然後有次梁栢堅跟我聊起來,突然談到我這首Demo,說到我想寫一首給有經歷過變化的人聽的歌,梁栢堅便想到《飛鳥俠》(Birdman)這部電影。電影裡談到飛鳥俠執著於自己對話劇的創作和藝術的取向,雖然沒有人懂得欣賞,甚至連女兒也覺得他Out Trend,但他一直堅持做好自己,最終都有人對他另眼相看。

栢堅說,Birdman的經歷有點像我,所以我們便以《飛鳥俠》的故事作為比喻,談到我的故事,也談到經歷了大變化的香港。一般7、80後如我,對於香港的轉變應該有著很大的感受,但大家選擇了留低,總得尋找屬於自己的方向,繼續行下去,不過一直只在掙扎中抱怨中向前行是很吃力的,所以我特別向栢堅要求,歌詞的最後部份,必須be positive:無論最終結果如何,都要做好自己堅信的事情。我想,有經歷的人,會明白我這個想法。另外,歌詞裡面特別有幾句:「從前鼓掌 從前金獎 歷遍風霜 就算封箱」,是我堅持要用上「從前」二字,因為這就跟我的Demo〈Before〉本身的創作意念可以有如出一轍的想法。

這次的〈飛鳥俠〉,Demo的本身是一首Ballad作品,但首次合作、負責編曲的Ariel按著我的想法,變成現在集合了弦樂與Band Sound的Rock Ballad作品,好讓音樂引領大家投入飛鳥俠的故事。在Mr.的日子,我都唱過不少自己創作的Rock Ballad作品,我都會唱得用力少少,但監製舒文卻覺得,今次在〈飛鳥俠〉中,已不需要很刻意用力去唱,因為我的角色已轉變,所以我走進錄音室時,以淡然但不乏力量的唱法去演繹,而試過幾次之後,舒文也覺得我第一Take唱得最自然,所以現在聽到的版本,很多地方都是以第一Take作基本。之後我在錄音室也拿起了結他,一Take過拍下了自彈自唱的Acoustic Version,想不到不論是Studio Version還是Acoustic Version的MV,也如電影《飛鳥俠》中的畫面般一氣呵成,感覺實在很玄妙,希望大家會喜歡好Alan Po心聲、經歷的〈飛鳥俠〉。

歌詞

我一個在途上 盡顯荒涼
似飛鳥的神俠 慢了半晌
曾經千夫讚賞 如今要吃敗仗
殘忍的真相 即使牽強 亦叫真相

那天與萬能俠 並肩的磁場
已失散的同伴 另有理想
如今奔走遠方 沒有時態動向
無言的我 就似在隔靴中騷癢

我是悍將 當天風光裡滿天翱翔
但是今天 彷彿只走到錯的方向
從前鼓掌 從前金獎 歷遍風霜 現似封箱
望我就像勉強
只可輕輕的開到一扇窗

鏡中見到那位 內心多平常
時日磨蝕銅像 亦有妄想
嘗膽一邊養傷 但我仍有倔強
常常心癢 為震撼自製我震央

我是悍將 當天風光裡滿天翱翔
但是今天 只想找一個對的方向
聲音鏗鏘 今天清清楚楚那氣象
仍然在堅守 要見盡真章
拍翼再上 飛天邊海角每天較量
實現我想 這光線一生沒轉向
從前鼓掌 從前金獎 歷遍風霜 就算封箱
逆向但亦再上
我要用剩餘能量被敬仰

那懼晝夜再沒正常 不折不扣不死的理想
隨著心叫嚷

繼續去唱 終於披風裏滿天翱翔
力量昭彰 今天都可以看到方向
聲音鏗鏘 今天清清楚楚那氣象
仍然在堅守 創我另一章
拍翼再上 飛天邊海角發光發亮
就用這生 飛出去 哪會知風向
沒有悲傷 沒有憂傷 用我聲響 令你欣賞
就算勉強 亦會獻唱
我這個異類 只管爭取逆流亦再上
星光中粒粒閃閃似勳章